当前位置:richboss.com.cn资讯鸳鸯杯
鸳鸯杯
2022-08-18

作者:吴嫡 来源:《故事会》

都说糟糠之妻不可弃,可有人就为了凑齐一对鸳鸯杯,不惜和妻子离婚。然而到头来,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……祸起瓷杯

张强是个游手好闲的人,三十几岁了也没个正经工作,成天在家混日子,好在靠拆迁弄了两套房子,租出去一套还有点租金。他有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,名叫李昊,在旧货市场弄了个古董摊子,也没听说挣到多少钱。两人性格截然不同,张强蛮横粗鲁,李昊聪明机灵。

说起来,张强唯一比李昊强的地方,就在于他有个老婆,名叫小花。小花是个勤劳肯干的外地人,要不是靠她摆摊卖菜,日子早就过不下去了。只是,小花长相一般,性格软弱,只要张强朝她眼一瞪,她就啥也不敢说了。

这天,李昊带了两瓶酒,来张强家串门。小花见了,有点不高兴,转身想出门,张强喊住了她:“快去炒两个菜来,今天我要好好和兄弟喝两杯。”

小花不敢不听,只好下厨去了。两人开始喝酒,不知怎的,李昊对酒杯百般挑剔,不是嫌有缺口,就是说没洗干净有味儿。小花忍不住嘟囔道:“家里就这么几个杯子,我还能给你现买去?”

张强眼一瞪说:“废什么话?再找个杯子来!”

小花不敢违抗,只好到碗柜里翻腾了一阵,摸出个瓷杯来,白白净净的,上面画着一只鸳鸯。李昊拿着这瓷杯很是感慨:“强哥,这不是老爷子喝酒用的那个杯子吗?小时候我在你家蹭饭,可没少见。”

张强点点头说:“这杯子是我爹留下的东西,每年上供时还能用上。”

李昊忽然眼眶一红:“要说老爷子,对我那真是没话说,从小拿我当亲儿子一样,每次想起他老人家,我这心里就难受。”说着,他竟“呜呜呜”地哭了起来。

张强已喝了不少酒,见李昊这样,不禁感动地说:“有你这话,我爸九泉之下也高兴啊。”

李昊擦擦眼泪说:“强哥,你这杯子能不能送给我?我想老爷子的时候,也能拿出来看看。”

张强借着酒劲一拍桌子:“这算啥事?喜欢就尽管拿去!”

李昊大喜,喝完酒就揣着酒杯走了。

小花一边收拾桌子一边说:“好好的酒杯,说送人就送人了。”

张强躺在床上骂道:“少废话!那是我的东西,爱给谁给谁!”

过了两天,小花从集市上卖菜回来,急吼吼地把张强从被窝里拉起来:“你快看看!”张强被吵醒了,一肚子火,反手给了老婆一巴掌:“大早上吵什么吵,找死啊!”

小花捂着脸,拿出一本画册说:“这是我在市场门口的古董摊上看见的,你看看这上面的杯子,是不是和咱家的那个很像?”

张强拿过画册一看,这是本拍卖目录,里面有一对鸳鸯杯,其中一个跟自己家的那个一模一样。再看标价,张强只觉脑袋“嗡”的一声:五百万!张强跳起来骂道:“这孙子敢耍我!”他三下两下套上衣服,直奔李昊家。孤注一掷

李昊刚好在家,张强也不废话,进门就说:“把杯子还给我!”

李昊赔着笑说:“那天喝多了,回家路上摔了一跤,摔碎了,就扔了。”

张强急了,揪着他脖领子说:“少和我来这套!我告诉你,今天不把杯子还我,我跟你拼了!”说着,他把画册扔了出来,“你成天捣鼓这些玩意,知道我手里有值钱的,就眼红了,是不是?”

李昊一见画册,顿时软了下来:“你这杯子确实在我手上,不过光这一个杯子是不值钱的,还得配上另一个杯子,才能出手赚大钱。你一定要拿回去,我也不拦你,不过我实话告诉你,没有我,你这杯子卖不上价。”说完,李昊翻出了杯子。

张强拿起杯子,“哼”了一声,转身就走。

两天后,张强果然又回来找李昊了。李昊说得没错,张强问了好几家古董店,人家要么不知道这鸳鸯杯,要么说这种成对的杯子,如果只有一个,价格会大打折扣。

张强不甘心,只好拿回来问李昊有什么门路。李昊说:“兄弟我这些年混古董行不是白混的,这鸳鸯杯相当冷门,很多玩古董的都不认识,你这个是雌杯。我知道一个玩古董的,他手里有雄杯,不过我跟这家伙谈过好几次了,少于三十万他不肯出手,我这两天正凑钱呢。”

张强想了想说:“你出钱,我出杯子,挣了钱咱俩对半分,怎么样?”李昊同意了。

正在这时,有人敲门,李昊打开门,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走进屋,冲着李昊嫣然一笑,甜甜地说:“李哥,我可真辞职了,以后就得靠你养我了。”

李昊笑笑说:“你愿意嫁给我,当然是我养你。”张强看着女孩,眼睛都直了,等女孩离开后,他对李昊说:“你小子艳福不浅啊!”

李昊微微一笑:“这女的是那个古董商的秘书,上次我去谈买杯子的事后,她打电话问我是不是有另一个,我告诉她有,她就上赶着跟我谈恋爱了。”

回到家,张强越想越不是滋味,李昊那小子长得还没自己周正,竟然能娶这天仙似的姑娘,再看看自己老婆,灰頭土脸,粗手大脚,越看越不顺眼。正不顺心呢,李昊匆匆跑来说:“强哥,坏了,不知道哪来的行家,要出五十万买那家伙的杯子!如果咱们不赶紧拿下,估计就让别人先买走配对去了!”

张强急了:“那你赶紧买下来啊!”

李昊拿出银行存折给张强看:“我这几天能借的都借了,连房子都卖了,也只凑到三十万,还差二十万呢!”

张强一咬牙:“我还有一套房子出租着呢,卖了换钱!”说着,他就要去开箱拿房产证。

一旁的小花一听,急了:“你们鼓捣啥我不管,房子不能卖,那不是说好了以后用来养老的吗?”

李昊说:“除了这办法,也确实没啥能快速筹钱的方法了,这是发财的机会!”

小花上前拦着箱子说:“我不管啥发不发财,反正房子不能卖!李昊你混蛋,张强挨上你就没好事!”

张强一巴掌打倒老婆,取出了房产证。老婆拼命抱着他说:“张强,你今天就是打死我,這房子你也休想卖!我不同意,你就卖不了!”

此时,张强眼前又闪过了那个漂亮女孩,他大吼一声:“老子的事你少管!现在就去离婚,马上给老子滚蛋!”

小花愣愣地松开手问:“你说真的?我在家做牛做马这么多年,你让我滚蛋?我不滚,这家也是我的!”

张强愣了愣,今天真是怪了,这女人怎么变强硬了?他挥拳又要打过去,李昊见状,赶紧上前抱住张强。张强一边挣扎,一边冲小花吼道:“你给我听好了!房子一人一套,出租的那套归你,老子卖自己的房!你今天离也得离,不离也得离!”竹篮打水

在张强的坚持下,两人当天下午就离了婚。家里没什么存款,两套房子一人一套,就这么痛快地离了。

接下来,张强开始张罗卖房的事,他对李昊说:“这次生意成了,我得多分点。”

李昊不同意:“说好的一人一半,不能胡乱变。”

张强“嘿嘿”一笑:“一人一半也行,不过你得让你女朋友,也给我介绍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,咱俩就扯平。”

李昊哈哈大笑:“这容易,等你发了财,有的是小姑娘跟着你。”

张强美滋滋地找中介看房,两天后就找到了买主。双方正要签合同,李昊忽然鼻青脸肿地跑来说:“强哥,晚了,那家伙把杯子卖给别人了!我跟他打了一架,被他给轰出来了!”

张强大吃一惊:“那还能找到别的卖家吗?”

李昊摇摇头说:“这不好说,我这两天再多跑跑,你等我的信。”张强还惦记着小姑娘的事,李昊叹了口气说:“别提你的姑娘了,我那姑娘听说我这买卖黄了,现在都不搭理我了。”

张强在家等得坐立不安,好不容易等了三天,却只等来了一封信。信是李昊写的:

张强,鸳鸯杯的事,是我一手策划的。那杯子不值钱,你去问的那些古董店也是我提前打好招呼的。因为看你天天打小花,我心里真不是滋味。小花嫁给你,没享过一天福,除了累死累活地干活,还得挨你的打。我劝她跟你离婚,她说她提过,除了挨了一顿打,你还告诉她,如果她硬要离婚,你就说她有外遇,让她一分钱也拿不到。小花没有外遇,就是和我,也一直是清清白白的。

本来我想让你把房子卖了,给你个教训,但小花最后还是心软了,让我阻止你卖房,说你要是连房子也没了,就彻底完了。我把小花的房子和我的房子都卖了,我们俩一起走了,去小花的老家,你找不到的,也就别费心了。对了,你连小花的老家在哪里都不知道吧,因为你从来没有关心过她。不管怎么说,咱俩这么多年的交情,这事算我对不起你!

张强把信撕了个粉碎,看着空荡荡的屋子,想起那个忙里忙外、勤劳朴实的女人,不由得蹲在地上,“呜呜呜”地哭了起来。

(发稿编辑:朱虹)

想买3C数码产品怎么办?赶紧在百度搜索 无忧岛资讯 百家号,各种精品数码产品等你发现~